中房报·公司
A+
公司 | 新华联自救:傅军决意引进央企国企战投

2020-05-21 19:42

国企和央企作为战投可以为企业注入一剂“强心针”。

国企和央企作为战投可以为企业注入一剂“强心针”。


中房报见习记者 刘伟 北京报道

在经过股价三连板的高涨趋势后,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0620.SZ,以下简称“新华联”)依然没有顶住市场的看空情绪,5月21日,新华联开盘跌3.19%,报3.33元/股,股价回到底部。

本次股价波动和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发声有着密切联系。此前傅军在公开场合称,希望尽快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引入实力雄厚的国企、央企战略投资者。

上海申宜律师事务所王龙国律师在受访时称,国企和央企作为战投可以为企业注入一剂“强心针”,具体可表现为强大的资金、信用优势以及政府和社会资源。

内部反腐引发震荡

2019年12月8日,在新华联鸠兹古镇开业、开放仪式暨中国旅游特色小镇发展大会上,与傅军一起出席现场的前新华联董事长兼总裁苏波或许未曾想到,当时距离两人分道扬镳仅有半个月时间。

2019年12月23日晚,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确认。随后,苏波被免去董事长一职,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据新华联内部员工称,苏波因的个人问题是新华联高层发起内部反腐,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的结果。

苏波的地产生涯是从海南开始的。1996年开始,苏波任海南嘉华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0年,苏波离开海南,来到北京,进入合生地产。先后参与了珠江帝景等合生地产旗下几大知名项目的建设。

在地产行业浸淫多年的苏波,直到2012年,遇上他人生中的“伯乐”——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据此前的媒体报道,与傅军见第一面的时候,苏波就觉得十分投缘。

2012年2月,苏波来到新华联,任新华联董事、总经理,兼任北京新华联置地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新丝路文旅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新华联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新华联文旅发展公司总裁等职务。他重点负责地产领域的开发,并表示要着重开发文化旅游地产。

苏波曾表示,“中国百姓对于旅游的热情日益高涨,文化旅游地产板块也将成为我们未来关注的重点,在此基础上,我们要通过金融这个轮子带动文化旅游地产,让文化旅游地产实现多样化与可持续发展。”

然而,2019年底由苏波事件引起的人事震荡,在新华联内部传递开来。2月21日,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刘岩女士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已在新华联十数年之久的刘岩,其副总裁之职,此前正是由苏波在2015年提名、经董事会审核通过聘任授予的。

值得一提的是,苏波的继任者为马晨山。1975年出生的马晨山,此前的履历几乎全在媒体。他历任中央电视台记者、光明日报经理部总经理兼任集团办公室主任、发行部主任、摄影美术部主任、四川省广元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副书记等职务。直到2018年1月,任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常务副总裁,两年时间内即当选新华联董事长。

有地产业内人士对记者称,马晨山的上任还是基于老板对他的信任,“这个职位由于前车之鉴,信任是第一位的,能力倒也还是可以培养。”

文旅地产“刹车”

2011年,新华联旗下的地产板块公司借壳圣方科技成功上市,并更名为新华联不动产股份有限公司。

进入2012年,随着住宅市场逐渐饱和,旅游地产成为了房企眼中的另一个风口。那些年,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向文旅地产转型,新华联亦是其中之一。

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新华联的文旅地产均取得较为不错的业绩。2016年-2018年,新华联文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5.16亿元、74.41亿元、140.01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61.41%、-0.99%、88.16%;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4亿元、8.57亿元、11.86亿元,同比增长70.35%、63.63%、39.97%,保持相对稳健的增长态势。

截至目前,新华联文旅仅有四个大型文旅项目投入运营,其中包括长沙铜官窑古镇、芜湖鸠兹古镇,以及2018年并购而来的四川阆中古城、2019年8月正式开业的西宁童梦乐园。

不过,2019年,新华联文旅的业绩开始急转直下。2019年前三季度,受地产结算进度等因素影响,其营收同比下滑8.8%,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6.64%。

据其披露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全年,仅实现营业收入119.88亿元,同比下降14.37%,归母净利润约8.21亿元,同比下降30.8%。

新华联所谓的文旅地产,依然是披着文旅的外衣,在做地产的实质。苏波在任期间也曾提到,新华联文旅做“古镇+”模式,是把文化旅游与地产有机地结合起来,做一个文化旅游项目,就会配套一些地产项目以供租售。比如芜湖鸠兹古镇项目中,很多徽派的院子可以销售,通过销售这部分商业地产,有效解决前期投入资金回流的问题。

因此,新华联文旅地产运营的成功与否,完全取决于地产销售回款的好坏。然而,文旅项目漫长的开发周期,也成为新华联的负累。例如,2013年启动开发的长沙铜官窑古镇,期间投资超过100亿元资金,直到2018年8月才正式对外开放。

到2020年,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新华联文旅在一季度期间,房地产销售、景区、酒店、商场、旅行社等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实现营业收入3.49亿元,同比下降61.1%;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3亿元,同比下降4309.66%。

傅军的期望与隐忧

实际上,新华联的债务问题已经完全被摆在台面上了。

与苏波事件同时爆出的,新华联旗下财务公司因未按照约定偿还同业拆借3亿元本金及利息,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提起诉讼,成为后续一系列债务问题的开始。

债券市场上,新华联控股此前表示,2015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应于今年3月6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15新华联控 MTN001”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4月29日,新华联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的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涉及股份6.6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19%。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新华联控股公司注册资本为30亿元,长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石投资”)持有公司93.4%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傅军除直接持有公司2.83%的股权外,还持有长石投资53.35%的股权,以此直接和间接共持有公司 96.23%的股权,共享有公司52.66%的股东权益。因此,傅军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5月13日,新华联集团与中金公司合作协议签字仪式上,傅军表示新华联集团将适时引进战略投资者。他希望此次与中金公司紧密携手,能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文旅尽快引进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者,特别是要注重引进央企或国企投资者。

上述人士称,国进民退的大方向下,央企、国企的优势在于融资容易、成本低以及在拿地上的便利性。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引进战投的同时,傅军是否会失去对新华联的控制权?

“这取决于下半年国内疫情的控制情况。对当前经济危机的应对,金融政策的导向等因素都会影响企业回款,若财务状况出现的重大问题,不能及时解决,企业再遭遇外部环境的持续施压,傅军失去控制权也不是没有可能。”上述人士表示。

编辑:本站编辑
标签:傅军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威尼斯人上搜博网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威尼斯人上搜博网

TOP

网站地图 威尼斯人棋牌合法吗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金沙平台
手机版百乐家 188申博太阳城 菲律宾申博免费试玩 申博电子游戏登入
淘金盈娱乐现金开户 老虎机游戏 金顺娱乐平台官网 竞彩网台湾28
申博会员网站 金沙网上开户 威尼斯人葡京网博 澳门威尼斯人招聘网
金沙棋牌游戏平台 金沙网上游戏平台 金沙网上开户 威尼斯人棋牌
8KTS.COM XSB178.COM 651SUN.COM 517XTD.COM 578DC.COM
8TFS.COM 136PT.COM 1112978.COM 414sun.com 583DC.COM
977XTD.COM 8SJZS.COM 9TGP.COM 8CJS.COM 981XTD.COM
DC927.COM 505sj.com S618T.COM 127sun.com 988xsb.com